隈研吾 我在东京的建筑师生活

当一个10岁的小男孩见到由丹下健三设计的1964年东京奥运会代代木国家体育馆时,不禁被眼前的建筑所折服。也许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未来将成为2021年东京奥运会国立体育馆的建筑设计师。

作为享誉世界的建筑师,隈研吾在这本温馨的小书中,带领读者畅游那些对他影响颇深的东京建筑,其中包括由他和他的团队设计的杰作。这些建筑,既是他事业理想的结晶,是他追梦路上的坐标,也是他对建筑初心不改的热爱之情。

提到隈研吾(Kengo Kuma),想必大家并不陌生。这位享誉国际的日本建筑大师在中国设计了众多地标性建筑,例如北京的长城脚下的公社、三里屯village、三里屯SOHO,上海的虹口SOHO,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民俗艺术博物馆和成都的知美术馆等。2021年刚刚举办的2020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也让主场馆设计师隈研吾再次成为备受瞩目的焦点。

本书由隈研吾亲自撰写,并提供40张手绘建筑插图。在这些温馨的文字中,建筑师讲述一个小男孩受到哪些建筑的影响而励志成为一个建筑师的故事,以及他在建筑设计时对日本传统文化的反思。

隈研吾化身导游,娓娓道来东京百年来的历史文化变迁,细细品读50座经典建筑之美。

当隈研吾还是一个10岁的小男孩之时,被丹下健三1964年设计的代代木国家体育馆所折服。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未来将成为2021年东京奥运会国立体育馆的建筑设计师。书中提到的建筑对隈研吾影响颇深,既有他事业理想的结晶,也有他追梦路上的坐标,展现了他对建筑初心不改的热爱之情。本书收录了隈研吾亲手所绘原始草图20幅、建筑实拍30张,直观展现他的空间设计能力和独特建筑理念。

隈研吾立足东京,放眼日本乃至世界,解读多位建筑大师的理念和喜好:丹下健三将民族文化转化为建筑形式,大胆运用吊桥结构设计出代代木国家体育馆;菊竹清训将泡沫时代的思维延伸,为解决土地短缺,提出用底层架空柱将江户东京博物馆提升到地面之上的宏大想法。隈研吾用词简洁准确,却又引人深思。

隈研吾讲解起诸多前辈和经典建筑鞭辟入里,对文学家谷崎润一郎、村上春树和哲学家罗兰·巴特等的思想也信手拈来。可见隈研吾涉猎广泛,从各个领域汲取灵感,他从村上春树的小说中受到启发,把“不同的时间像隧道迷宫一样相互联结”这一叙事结构转化为建筑,设计出以拱形隧道为图书馆主体设计的早稻田国际文学馆。

我出生在一个地方,它既不属于东京也不属于横滨。东横线连接着这两座巨大的都市。自幼我便乘从这条线上的列车外出,成了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于是,我成为社会学家、哲学家马克斯·韦伯所定义的“边缘人”,能够以局外人的角度看待东京。通过漫步街道观察城市,我发现了各种各样的地点、文化和人群。

在设计2020东京奥运会场馆新东京国立竞技场的时候,我专注于一个想法:与青山、千谷和明治神宫外苑周边街区相符,而非要去代表整个日本。通过深入研究这些“ 村落” 的本质,我们实现了这一想法。无论在任何城市设计建筑,我都相信世界是村庄的集合,而非王国的群组。

隈研吾(1954年8月8日-):著名日本建筑师,曾获日本、意大利、芬兰等国之建筑奖。建筑作品散发日式和风与东方禅意,在业界被称为“负建筑”、“隈研吾流”;又以自然景观的融合为特色,运用木材、泥砖、竹子、石板、纸或玻璃等天然建材,结合水、光线与空气,创造外表看似柔弱,却更耐震、且让人感觉到传统建筑的温馨与美的“负建筑”。

知名作品有“龟老山展望台”(1995)、“水/玻璃”(1995)、“威尼斯双年展日本馆”(1995)、“森舞台/宫城县登米町传统艺能传承馆”(1999)、“石之美术馆”(2001)、“马头町广重美术馆”(2001)。近期作品有“长城下的公社/竹屋”(2002)、“长崎县立美术馆”(2005)、“三得利美术馆”(2007)及富山市玻璃美术馆(2015)。2015年12月22日击败大师伊东丰雄团队出线年东京奥运主场馆“新国立竞技场”设计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