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22项运动将在全国中小学推广!三部委发文扶持体育课后服务

在广大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大幅降低、空余出更多课后时间之际,中小学“三点半”现象(很多中小学三点半就放学,不仅让家长上下班时间紊乱,而且学生大量的课后时间无所事事)让很多家长颇为苦恼,学生和家长群体均希望用体育课后作业来填补课后空余时间的诉求与日俱增。想要在短期内尽量补上学校体育课后服务资源不足的短板,显然需要国家、社会、企业等多方面的合力。

近日,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教育部办公厅和国家发改委办公厅联合下发《关于提升学校体育课后服务水平 促进中小学生健康成长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旨在解决“双减”之后学校体育课后服务资源不足的痛点。这继新修订的 《体育法》明文规定“国家优先发展青少年和学校体育”、“学校必须开齐开足体育课,确保体育课时不被占用,保障学生在校期间每天参加不少于一小时体育锻炼” 之后,体育行业迎来的又一大利好消息。

所谓体育课后服务,在体育大生意记者看来,是指在课后组织的以学生自愿为原则,以体育课后作业完成、学有困难学生帮扶、学有余力学生已学内容巩固提高为主的体育锻炼辅导和补习。

《通知》明确允许师资力量不足的学校可以向社会体育培训机构采购体育服务。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通知》规定了全国中小学在体育课后服务活动课程中的22项目体育活动,这不仅为广大体育培训机构精准圈定了培训范围,而且这些项目未来有望成为体育中考改革时优先选择的考试科目。整体而言,该《通知》信息量很大,在体育大生意看来,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有以下三点:

《通知》明确规定了全国中小学体育课后服务活动课程的22项目体育活动,并按照“应设置”(9项运动)、“鼓励设置”(7项运动)、“有条件的设置”(6项运动)三个标准分别规定了对应的体育运动项目。三者的约束力度逐步下降,“应设置”的9项运动居然普遍适用性。

“应设置”的9项运动分别是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田径、冰雪运动、武术、啦啦操,这对全国所有学校均具有普遍适用性,未来所有学校均应提供这9项体育课后服务活动课程。需要指出的是,相比于足篮排等其它8项普及程度较高的运动,啦啦操这项“冷门”运动能够成为全国中小学校“应设置”的运动,还是让外界颇为瞩目的。

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观察, 啦啦操项目 在进入中国很长一段时间内,仅是作为篮球比赛场边啦啦队的一种加油助威表演形式,不过近年来,啦啦队也逐步转型成为一种独立的体育运动,2020年啦啦操项目正式被纳入我国中小学比赛体系。因为啦啦操简单易学、节奏明快、强度适中,对场地、器材和学生的身体条件要求不高,所以适合面向全体学生进行推广。未来,随着啦啦队在全国学校的全面推广,啦啦操有望为体操、艺术体操、蹦床等奥运项目输送更多后备人才。(延伸阅读:《 中国啦啦操将推进俱乐部制建设 建设啦啦操产业链 》)

除了“应设置”的9项运动外,“鼓励设置”的7项运动分别是中国式摔跤、棋类、射艺、 龙舟 、毽球、五禽操、舞龙舞狮等中华传统体育项目;“有条件的设置”的6项运动分别是手球、 橄榄球 、 游泳 、体操、轮滑、定向越野等项目。

基本而言,上述这22项运动基本能满足学生对体育运动的个性化发展需求,一定程度上丰富了中小学的体育课程。据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国中小学体育与健康教育课程的开课率接近百分之百。学生每天校内体育锻炼时间超过了一小时,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测试达标优良率达到了33%。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我国学校计划每一年开展一次学生体质健康监测,每三年开展一次国家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体质健康监测,每五年开展一次全国学生体质健康监测与调研。教育部和体育总局计划联合修订义务教育体育与健康课程标准,逐步建立起了课内专修、课外专题和全国专项“三位一体”的学校健康教育体系。

《通知》针对学校体育师资力量不足提供了四项解决方案,分别是:安排优秀运动员教练员进学校出任兼职教练员、建立体校和周边中小学校结对帮扶制度、安排公益类体育俱乐部进校园、向体育俱乐部和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购买体育服务。

按照教育部此前的规定,在学校从事教育的老师必须具备教师资格证,这一度让退役运动员先进校后考证的设想无法落地。好在,教育部和体育总局在体教融合过程中达成的共识是可以先让退役运动员进校当兼职教练员。而最新修订的《体育法》第三章第三十一条也明确规定:“学校可以设立体育教练员岗位。学校优先聘用符合相关条件的优秀退役运动员从事学校体育教学、训练活动。”这从法律层面扫清了退役运动员进校园兼职授课的法律阻碍。

《通知》要求,兼职教练员队伍要由各地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一起从优秀运动员、教练员、退休体育教师和大学生志愿者群体中遴选推荐,按照“双向选择”原则,由义务教育学校根据需要自主选聘为兼职教练员。对到校参与课后服务的兼职教练员,应给予适当补助,补助经费纳入课后服务经费保障机制。

根据教育部最新数据显示,到2021年,全国基础教育阶段学校体育健康课程教师的配备达到了77万人。但学校体育老师的缺口依旧很大。教育部此前已经推出《学校体育美育兼职教师管理办法》,制定优秀退役运动员进校园担任体育教师和教练员制度,制定体校等体育系统教师、教练员到中小学校任教制度和中小学校文化课教师到体校任教制度。畅通优秀退役运动员、教练员进入学校兼任、担任体育教师的渠道,探索先入职后培训。同时,教育部和体育总局倡导在大中小学校设立专兼职教练员岗位。(延伸阅读:《 体育总局副局长李建明解读体教融合最高规格政策 》)

至于那些想要参与学校体育课后服务的社会体育俱乐部、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前提之一就是,价格方面要明显低于培训机构在校外提供同质培训服务的收费标准。

《通知》要求,各地教育、体育、发改委部门要联合筛选一批在有资质、信誉好、质量高的机构,形成机构名单和服务项目及引进费用标准,费用标准要通过招标等竞争性方式确定,各地可根据实际将引进机构所需费用纳入当地课后服务经费保障机制。学校根据实际需要,选用名单内的服务项目和机构。学校不得对课后服务代收费加价、获取收益。如果价格依旧偏高,必要时,教育、体育、发改委三部门可以联合开展成本调查,督促降低偏高的引进费用标准。(延伸阅读:《 教育部发布十城体育培训均价:游泳最高、足球第四 )》

上述这些规定也符合新修订的《体育法》第三章第三十七条规定:“ 体育行政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引导和规范企业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和体育专业人员等为青少年提供体育培训等服务。”但需要指出的是,虽然由教育部、体育总局制定社会体育俱乐部进入校园的准入标准,但必须由学校自主选择合作俱乐部。同时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改善营商环境,激发市场活力,避免因联合认定俱乐部而可能出现变相行政审批的现象。

当然,上述这四个办法旨在短期内尽快解决学校体育教师资源不足的问题。从长远角度而言,还必须培养更多专业的体育教师。所以,《通知》规定,体育总局、教育部等部门还将联合组织实施体育专业大学生支教计划,教育部在“国培计划”示范项目中专门设置中小学体育类课程教师培训项目,从而补足体育教师资源不足的短板。(延伸阅读:《 “双减”后首个教师节,体育老师应获得更多尊重! 》)

《通知》针对体育课后服务的体育场地不足提供两个解决方案。分别是:要求社会公共体育场馆规划专门时段向学校低收费或免费开放、大力推动学校体育设施向周边青少年开放共享。

体育场地是开展体育活动的重要载体,但我国的体育场地人均面积并不宽裕。根据体育总局最新数据显示,到2021年底,全国人均场地面积“仅”为2.41平米。(延伸阅读:《 历史首次!我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破2,未来靠智能体育弥补场地难题 》)

但与此同时,很多公共体育场馆为降低运营成本,经常不对外开放,为此,体育总局和财政部每年拿出近10亿元补助低收费或者免费开放的体育场馆。2022年补助的体育场馆超过2100个,覆盖全国300多个地市1300多个县级行政区域。此前,新修订的《体育法》第三章第二十八条也明确规定:“鼓励公共体育场地设施免费向学校开放使用。”

具体而言,本次的《通知》要求各省要指导公共体育场馆、全民健身中心、体校、青训中心等合理规划时段,低收费或免费为学校开展体育教学、运动训练和体育课后服务等提供场地支持。有条件的可建立校馆合作机制,支持学校采取“走出去”方式,利用周边体育设施开展体育课后服务。(延伸阅读:《体育总局发布体育场馆社会化运营合同范本,两权分离激活万亿市场》)

据体育大生意查阅教育部数据发现,截止到2021年,体育器械配备达标学校的比例已达96.8%。未来,体育教育和学生健康将被纳入教育部门和学校负责人的业绩考核指标。《体育总局、教育部关于印发深化体教融合 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意见》曾提出,未来要将开展青少年体育情况纳入大型体育场馆综合评价体系。鼓励体育场馆利用场地设施创建或引入社会体育组织,提供更多公益性体育活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